位置: 威尼斯最新网址 财经 铁矿石谈判久难破局 中钢协计划彻查无序进口

铁矿石谈判久难破局 中钢协计划彻查无序进口

author:闵儆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19-06-17

  朱力

  在铁矿石谈判即将落幕的关键时刻,贸易商和中小钢企正在上演最后的疯狂“抢矿”,便宜的价格刺激导致进口量激增,并出现了铁矿石进口船舶压港现象。

  为此,中钢协公开声明:从源头上对超量进口铁矿石问题进行彻查。这一措施无疑显示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将全力为谈判保驾护航,改变中国在铁矿石谈判弱势地位的决心。

   天量进口

  刺眼的阳光下,日照港铁矿石专用码头,每天有十余条货船排队进港,装卸工人们围绕着一座座堆成小山的红褐色矿粉卸货,这是第一港务公司市场营销部副主任李峰天天看到的一幕。这样的忙碌状态,已经持续好几个月了。

  在全国各主要港口,铁矿石压港现象十分普遍。李峰告诉记者,“日照港的进口铁矿石已经达到3800万吨,比2008年同期增长了30%,而就全国来讲,铁矿石已经超量进口四千万吨,即使三个月不进口也够用。”

  一组数据足以解释这一问题。此前进口的澳大利亚铁矿石收仓价约为65美元/吨,相当于不到500元,而国内现货价格为600元/吨左右,正是这种国内外市场价格倒挂的情况,促成了铁矿石进口的套利空间和市场。

  “在经济危机并且钢铁需求锐减的背景下,铁矿石进口量大幅增加显然是不正常的。”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秘书长单尚华的语气显然有些愤恨,“三大巨头成本才20~30美元/吨,有能力以很低的价格卖给中国,但大量进口意味着谈判价格很难降下来,他们认为中国借此让外方降低筹码。”

  在外方涨价的驱动下,目前63.5%的印度粉矿到岸价已达77~78美元/吨,这一价格已逼近5月末日本新日铁和力拓达成的33%降幅的长期协议价。“在价格低的时候,中国因大量进口未能谈成令自己满意的结果;在价格回升并逼近协议价后,中方的谈判将面临更大的压力。”单尚华说。

   背后的主谋

  天量进口的背后,究竟谁是“主谋”?单尚华表示,有两个致命伤直接影响了谈判:一是贸易商,另一是中小型钢铁厂,前者的进口量远远高于后者。

  据不完全统计,前十名铁矿石进口大户中,超过一半是贸易商,他们手中占据着1/3的压港铁矿石。这些企业具备进口资质,转手高价倒卖给了那些没有长期协议资格的小企业。

  “因为很多人觉得价格不会再下降了。”李峰指出,港口上堆积的多为澳大利亚矿和巴西矿,这是贸易商眼里最具有涨价潜力的矿石,尤其是澳大利亚矿,在谈判没有结果之前,大批的“澳块”、“澳粉”已经到港。

  这样倒卖铁矿石,每吨能差10美元以上。因此在李峰看来,尽管货主每天要为此交付至少10万元的储存费,但是一笔单子就可以挣回来了。

  由于部分中小钢企并没有纳入长协谈判体系中,便宜的进口矿刺激这些民营钢厂提前进口。“实际用不了那么多铁矿石。”唐山天柱钢铁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刘巍坦言,公司目前生产处于满负荷状态,全部使用进口矿,主要原因就是价格便宜。

  刘巍透露,还有不少中小钢企不通过国家而是联合起来直接从三大矿山手中买矿,由于通过有进口资质的贸易商进货要缴纳一定的代理费,私下与矿山签订进口协议是他们主要的做法。更有一些具备进口资质的企业也采取此法,在这种情况下,铁矿石进口资质已经形同虚设。

  整顿铁矿石进口市场

  单尚华透露,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正在全力整顿过去混乱的铁矿石进口市场,近期将由商务部、中钢协、五矿商会等部门联合成立铁矿石协调小组,从源头上对超量进口铁矿石问题进行彻查。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同时公布了一项严厉措施:对“倒卖”外矿的贸易商处罚不会手软,一经发现违规,将被临时取消进口资质,而该企业如果想重新获得资质,必须要重新登记。事实上,肆意进口铁矿石已导致进口资质形同虚设。

  中国五矿化工进出口商会矿产部主任梁若东表示,此次的审核完全是按照“资质标准”来要求的,但并不会影响铁矿石进口。

  青岛铁盟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从事进口铁矿石贸易近十年,该公司一位负责人颇为悲观地告诉记者,“每次清理都会有大批贸易商被清出,对于能否取得资质,没有十足的把握,将来中小铁矿石贸易商的日子将会越来越难过,而且在资格限制一再收紧的压力之下,不少企业可能会变相采取其他手段进口,比如买许可证。”

  更多不具备进口资质的钢铁企业也在忧心忡忡,“一些钢铁企业只能委托国内有进口资质的企业代理进口,最大的障碍就是成本将明显上升。”刘巍说。

  在这种情况下,刘巍认为,中小钢企新一轮整合可能开始,把钢铁企业做大了,就能避开贸易商直接从国外矿山进口铁矿石,并且还能加大钢铁公司在铁矿石谈判中的话语权。

news_keyword_pub,stock,sh600017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栏目导航